首页 > 现情 > 

唐总独宠落跑甜妻

唐总独宠落跑甜妻小说

唐总独宠落跑甜妻

来源:网络 作者:何以情深 主角:姜芯,唐赫南 分类:现情 时间:2021-07-23 17:49:06

甜宠新书,唐总独宠落跑甜妻由何以情深写的一本言情小说类型的小说。本小说的主角“姜芯,唐赫南”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姜芯的父母在她小时候就离婚了,而她被母亲带走,双胞胎妹妹跟着父亲。再次见到父亲的时候,是母亲病重她上门求助,父亲答应给她医药费,但条件是让她代替妹妹和其未婚夫度过一夜。尽管这让她感到羞辱,但为了母亲她不得不答应。本以为和那个男人再也不会见面了,但命运总是爱捉弄人,他们之间纠缠的越来越深……

在线阅读

深秋的盐城,天气正寒。

入夜大雨滂沱,枯叶伴着冷雨衬得整个夜晚愈发凄寒。

而帝国酒店顶级VIP套房内,则是另外一番景象。

“乖,再忍忍……茹茹……”

男人低磁的嗓音带着诱惑般在她耳边响起,泼墨般的眸温柔的凝着她,足以令所有女人沦陷

倏然一阵剧烈刺痛传来,她瞬间攥紧了床单,满头大汗,伴着缱绻的“茹茹”二字带着热气落在她耳畔,她心头一刺,无力的闭上眼,一滴泪缓缓滑落眼角。

呵,茹茹……

可是他口中的茹茹,并不是她,而是她双胞胎妹妹姜茹茹。

十八年前,她刚出生便缝父母离异,她跟了母亲去了乡下,而跟了父亲的姜茹茹却成了高高在上的姜家大小姐。

一周前,父亲第一次主动找她,她很欣喜,可父亲却是让她代替私生活混乱的姜茹茹和她的未婚夫唐赫南……

为了母亲的手术费她答应了,可心也再一次被撕碎了。

她的贞洁,在父亲眼中竟抵不过姜茹茹一点颜面。

她忍着痛,认命的没再发出一声。

她知道,这是她的命,也是她自己的决定。

窗外雨越下越大,水晶灯下男人冷峻如雕塑的脸在她眼前逐渐迷离,而这个夜晚,还很漫长。

……

近凌晨时,床头的手机传来一声骚扰,很快挂掉。

姜芯瞥了眼手机,自嘲一笑,又扫眼一旁陷入沉睡的俊美男人,忍痛下了床。

这是她和姜茹茹的约定,为防止事情败露,一到时间两人就互相对换。

姜芯打开门,站在门外的果然是戴着墨镜口罩的姜茹茹。

姜茹茹一把将她拉到一旁,压低声音焦急的问,“怎么样?他有没有发现什么破绽?”

姜芯嘲讽摇头,“没有。”

“那他睡了吗?”

“刚睡。”

闻言,姜茹茹大大松了口气,迅速脱下风衣、摘下帽子口罩往姜芯怀里一塞,低声警告一句“小心点,别让人看见了”转身就要进包厢。

姜芯却侧身挡住她,朝她伸出一只手,“钱呢?”

姜茹茹狠狠剜她一眼,鄙夷道,“放心,就这点钱我们姜家还不屑亏欠你。回去汇报下情况,自然会有人把钱给你。”说完不屑的扭身进了包厢。

姜芯压下心底难过,全副武装完毕转身离开。

心中不痛吗?

那是假的。

同样的脸,同样是父亲的女儿,她却要替已不是处的姜茹茹赔上自己贞洁。

可想起病床上心脏病严重的母亲,她还是压下一切情绪转身走入雨中……

“喂,是李大夫吗?我妈的手术费,我等上午医院一开门就送去,请您不要把我妈赶出去。”

刚转身她就焦急的打了个电话,浑然不顾被雨淋湿。

“好吧。”

那边传来一声怜悯的叹息。

姜芯这才松了口气,嘴角浮起一丝苦笑,到路边招手拦下辆车。

“师傅,去姜氏别墅。”

盐城只有一个姜氏别墅,那就是姜芯的父亲姜宏业的家,当年出轨离婚后姜宏业的事业越做越大,别墅也建在寸金寸土的市中心。

只是姜芯下了车看着眼前奢华别墅,心底却是说不出的苦涩。

这别墅少数也有千万,可曾经她几次走投无路之下来找父亲借医药费,都被他以很少的钱打发掉了……

不再多想,她挺直脊背进了别墅。

……

姜芯刚进门就见父亲姜宏业和继母聂宁慧神情庄重的坐在沙发上,看见她,姜宏业冷厉的问,“怎么样?唐总认出不是茹茹了吗?”

一旁聂宁慧则一脸紧张的盯着她。

“放心,事情办的很顺利,没有。”

闻言,姜宏业和聂宁慧脸上都露出松了口气的表情。

聂宁慧将头靠在姜宏业身上,媚声道,“担心死我了,宏业。这下我总算能放心了,茹茹和唐总的婚礼应该没什么问题了。能有唐总这个女婿,姜氏的发展也不用愁了!”

姜宏业也罕见的眯起了眼,欣慰的拍着聂宁慧手背,“是啊,以后姜氏只会越来越好。”

姜芯再看见两人粘腻恶心的样子只觉得恶心。

她盯着两人冷冷道,“事情办好了,那你给我的承诺什么时候兑现?”

当年就是这个妖艳毒辣的女人勾引了她父亲,逼得还在怀孕的母亲受不了三番两头被挑衅与父亲离了婚。

后来母亲病情加重也和这女人脱不了关系。

她不会忘记从小到大母亲遭受的痛苦与难过。

姜宏业难得心情大好的走到她身边,从口袋里掏出张卡塞进她手中,拍拍她肩膀,“芯芯,这件事你做的不错。这是我承诺给的30万。”

“以后,你就不要再来了。”

姜芯抬头,难以置信的看着姜宏业,“爸你的意思是,以后要和我断绝关系?”

姜宏业不悦地沉下脸,“怎么跟长辈说话的?我只是觉得你拿了这30万那女人的医药费也有着落了,就没必要再来了。再说万一让人发现了你的存在对我影响多不好。”

那女人……父亲提起母亲时总是很不屑,每次都是用“那女人”代替。

“你真的这么以为?”

她攥紧了双手,咬唇看着他。

她再问他一次,就最后一次。

如果这次他还是那个答案,那这种亲情、她也无所谓要不要了。

“哎呀,你爸已经说的那么明白了还有什么好问的?还不赶紧拿了钱滚回乡下!小心再晚点,你那病秧子娘就再也看不见了。”

一旁聂宁慧把玩着绚丽的美甲,凉凉的嘲讽。

姜芯不说话,只是倔强的看着姜宏业。

姜宏业被她看的一阵烦躁,冷冷道,“你继母说的不错,还不赶紧走。”

“好。”

一颗心彻底坠入谷底,姜芯深吸口气,冷笑一声,“好。以后我姜芯和你断绝父女关系,以后你和这个狐狸精好好的,我再也不会来打扰你了。”

坚定的说完,她不顾身后怒骂,快步走了出去。

“宏业,你看这小贱人说的什么!”

“好了好了,别再生气了,她以后再不会来了……”

姜芯心底冷笑,出了门,眼泪却忍不住掉下来。

她明知道这样亲情早不值得她去在意。

可为什么,说出那句话后心里却仍忍不住那么难过………